舒窈

第一次去现场看比赛
是甜甜的胖eeeeer呀(。・ω・。)ノ♡

瑞典世乒赛
从里约奥运会到今年八月份就喜欢这群人整整两年了,我永远爱他们和中国乒乓球!!!
龙队的摇篮真的是,温柔又强大说的就是他本人了吧,但是赢球的奶吼老让我怀疑他是不是还没断奶233
小胖真的是,还得了奖,花季老将本将,世乒赛mvp,流啤
大蟒今晚表现厉害爆了,战胜了压力,后面简直神仙下凡打球,别亲手了,请亲亲我QAQ
大概大蟒有一段好像骂了娘,但是对不起,我觉得苏爆了!!!

HistoricalPics:

1957年,北京,卖茶。
- 这种装束,在很多地区,一直延续到这以后的20多年。时代就那么停滞着,一动不动。

【宏锐/锐宏】我未来的妹妹小惠

时间设定在蛟龙小队全员退役后
严重ooc
这个副队可能不是我们在电影里认识的副队
是爱上队长放飞自我的副队
傲娇队长预警
小惠神助攻预警
欢迎各位太太指正qwq

1

“杨锐你喜欢我吗?”
“徐宏,你又犯什么病?”
“你可以做我女,啊不是,男朋友吗?”
“徐宏,我告诉你,不能。”
“那我可以直接睡你吗?”
“徐宏,滚。”

队长连续叫了三遍我的名字并否认三连后,眯着他跟我双眼皮一样大的眼睛头也不回的高冷地走开了。

这是我,蛟龙小队现已退役的优秀副队长徐宏,这个月对我们原队长杨锐的第十次表白,又以失败而告终。

 

2

杨锐,我的明恋对象,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或许是从入伍第一天他用他的小眼睛盯着我用他苏断腿的声音对我说了一句让我苏断腿的加油开始,又或许是看到他作为队长为我们不顾一切地担当开始,或许是他时常把我的名字挂在嘴边开始,又或许是知道他有个听起来就想让人捧在手心里揣在兜里的小名“欣欣”开始……

一起共事了七年,我喜欢他的时间也短不到哪去,应该也是很长时间了吧,哎呀都把我自己说感动了,遥想我们还在临沂号上的那些年,为了表现我对他的体贴,我没日没夜的给他写报告,没日没夜的......对不起又开始回忆杀了,我说到哪了,哦对,之前我也没这么不要脸的,想着不结婚默默守着我队长一辈子也挺好,直到那天队长找到我说要给我介绍对象——他妹妹小惠,册那,我喜欢了你那么长时间,你却让我和你妹妹谈恋爱???忍不了了,我要跟队长表白,就算人设崩了也要表白!!!对不起,不小心爆粗口了,可是我没退伍的时候真的是个很温和的人的不信你们可以去问问庄羽啊陆琛啊什么的都是我的老战友了,只是一提到这事啊我就来气,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可还是好生气啊。

更年期到了吗,好生气,真的好生气。

一生气就想吃上海灌汤包。

“小惠,出来,陪你哥夫吃个饭,你哥夫请客。”

“啥呀,又跟我哥表白失败了吧,又要找我诉苦吧,嘻嘻,不去,再ji......”

“诶诶诶,两根全新色号的口红!”

“好哇去哪吃?”

“……”

“说话啊哥夫去哪吃我换衣服呢?”

“……”

这就是我未来的妹妹。

3
是夜,闲的无聊走在街上的你也许会看到一个小吃摊,那里有十屉不正宗的上海灌汤包,一个表白失败的狼狈的大眼精一个不顾形象吃的满嘴流油的女孩儿,他们分别是,前蛟龙突击小队副队长和前蛟龙突击小队队长的妹妹。

“哎我心目中的准哥夫,我问问你,我哥要是一辈子不答应你你就追他一辈子?”

“是的。”我心说不然你以为呢,已经喜欢了那么多年不差这一辈子的。

“可你也不是不了解我哥啊,他的性格,说一不二的,你看他拒绝你那么多次,是铁了心不喜欢你了,你说你也长的挺帅,试试别人呗,别在一棵树上吊死啊。”

“其实我也是铁了心想在你哥那棵树上吊死的。”

“……”小惠不说话了,开始吃最后一屉包子。

“小惠你就帮我想想办法呗,到底怎么样才能追到你哥......”

“这个我真不知道,既然你那么想做吊死鬼那就继续死皮赖脸呗,你妹我能做的只有在精神上全力支持你了,别忘了两根口红哈。”说完还嘬了口汤。

这就是我未来的妹妹,现在看来也有很大可能永远都不是。

册那,好想跟杨锐谈恋爱,好想睡杨锐。

对不起温油的副队人设又崩了。

然后送小惠回家的路上我们就碰到了杨锐。

4

“你俩约会呢?”杨锐用他好看的狭长的小眼睛盯着我问,他的低音炮真好听啊好想溺死在这个声音里,好想抱住他吧唧一口。

等等什么,约会???

“不是,我,我们.......”完了这下误会大发了,杨锐再见,我亲爱的小惠妹妹也做好准备跟你的口红说拜拜吧。

“没有哥,徐宏哥说要给我介绍男朋友就把我给约出来跟人家见一面,那啥我觉得他人还挺好的先回家跟他微信联系了,你俩慢慢聊哈一会儿见。”小惠朝我挤了挤眼睛,一溜烟没影了。

啊,真是我的好妹妹,等我今晚睡到你哥明天一早就去给你买口红。

小惠走了,我却突然怂了。

我该说啥啊我,表白??可是我白天刚表过啊虽然已经很不要脸了可是现在再表白也太不要脸了,叙旧?啥呀都这种关系了再叙旧不是很奇怪吗?我要睡你?虽然这是我最想说的可我不想让自己被喜欢的人轰走。

“……”我只好瞪大眼睛看着杨锐,大概现在我的双眼皮有他一对眼睛那么大。

“杨锐我送你回家吧。”

我们队长其实还是挺贴心的嘛竟然答应了,“好。”

就这一个字就让我把这个月表白失败的所有不愉快全部抛在了脑后,虽然他答应的跟工作时一样面无表情。

我们两个退伍特种兵就在如水的夜色中走到了他家,这一路上他一句话也没跟我说,时不时有汽车嗖的呼啸而过,我还挺感激这些车发出的声音,毕竟他掩盖了我俩的些许尴尬。

“我上楼了。”他说完转身就要离开,他家灯还亮着,估计小惠已经到了。

“等等!”有些话想了想还是必须要说出来,不然我今晚又要失眠数杨锐了。

“杨锐你明天会喜欢我吗?”

“不会。”

“好的,那我明天再来问你。”好了,今晚可以继续数着杨锐入睡了。

他转身走了,看着他消失在黑夜里的背影,不知道谁给我的勇气让我大声地吼了一嗓子,“晚安杨锐,明天我也会继续喜欢你!”

已经看不到他人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呢。

今天也是没追到杨锐的一天,我叹了口气,掏出手机想看下时间,却看到小惠四十分钟前发给我的消息:

“哥夫加油,我这算神助攻了吧,请务必给您通情达理的妹妹再加一根口红!”

这就是我未来通情达理的妹妹。

5

等我数到第一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只杨锐的时候,天亮了,被杨锐拒绝的我彻底失眠了,我以为从蛟龙小队走出来的兵会很坚强,可终究还是输给了爱。

躺在床上悲伤了好久的我觉得不能放弃希望,毕竟我昨天说过今天还要继续喜欢杨锐,于是我简单梳洗了一下穿好衣服顶着比常人大两倍的黑眼圈出门去给小惠买口红,快走到商业街,又碰到杨锐了。

老天爷请允许我徐宏再相信一下爱情。

只是这次杨锐不是一个人,他和我不认识的一个姑娘走在一起,我定睛一看,这不是原来临沂号上的无人机驾驶员吗?!

我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在他俩后面悄悄地跟着,也不在意周遭路人的眼光了,没想到我蛟龙小队副队长竟然会沦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杨锐和那姑娘边走边聊,当过兵的我身手敏捷,也好在我们队长聊的开心放松了警惕一直没有发现我,我索性跟在后面偷听了起来。

“杨队长,我听说徐副队在追你呀~”

我看到杨锐的眼睛又变小了,两边脸颊还往后动了一下,好像是,笑了???

“嗯。”

“你说徐副队原来在舰上还挺彬彬有礼的,怎么一退伍成这样了,我听说他天天跟你表白还扬言要睡你呢,一个大男人这样也太不要脸了吧......”

后半段我没有听进去,我全程盯着杨锐,刚才提到我还笑了的杨锐,看他怎么反驳这姑娘。

“嗯。”

我听到了杨锐肯定的回答,沉稳有力的声音,我听了七年的声音,是他的声音,不会错的。

想到驾驶员姑娘对我的评价,是呀,我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为了追到自己喜欢的人,变得讨厌又不要脸。

也许你早就烦透我了吧,只是念在七年的战友情分上,还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

现在的徐宏在你眼里,得是多么的不堪啊。

我不敢再往下想了,心口好痛。

6

这一个星期,我没有找过杨锐,也没有跟他表过白,我正在拿一块橡皮擦努力地擦掉我们七年的所有回忆。

可是今天他突然给我发了条消息,

“徐宏,你去哪了?”

我发现一切都是徒劳,我还是喜欢他。

于是我又把小惠约到了那个买不正宗的上海灌汤包的小吃摊,把口红给她,我发誓这是我最后一次约她出来吃饭给她买口红了。

“我不追你哥了。”

“早就该这样了!你看看我哥,明明就不喜欢你还问你去哪了,我还是那句话,别在一棵树上吊死,你追我哥这么久了,老妹也真把你当成我亲哥了,改天老妹我带几个好姐妹过来给你介绍介绍,你看你长得这么好看,肯定特有女人缘!”

“喝酒,过了今晚我徐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做回那个临沂号上谦和有礼的副队长!”

印象中小惠一直在吃包子,只有我自己一个人一直在喝酒,后来我喝多了,迷迷糊糊举着杯子一直在喊“杨锐”,只听见小惠不知道给谁打了个电话,然后跟我说,“你喝这么多,我自己一个人也扛不动你,我叫了个朋友一会儿来接你把你送回家。”

“被,被杨锐看到了怎么办……”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我哥,和着白要洗心革面了?不管你了我走了,记得结账。”

清醒前的最后一刻听到的是小惠“记得结账”这四个字。

其实这姑娘虽然蛮不讲理了一点但还挺可爱的,做我妹妹我发誓会比杨锐还要疼她。

可是没有机会了。

7

“喝高了?”我眨巴眨巴眼睛,咦,瞧这小小的眼睛,深深的眼窝,大大的鼻孔,性感的声音......杨,杨锐?
我扇了自己一巴掌,不疼,我敢肯定自己是在做梦了。

“为什么喝这么多?”杨锐指指地上散落的一瓶二锅头外加七八瓶啤酒瓶子。

“失恋了。”

“谁?”

“不用你管,你,你觉得你是队长就有必要管那么宽?”

杨锐没再说话,要了个杯子,拿起地上还剩三分之一瓶的二锅头给自己满上也喝起来,看着他喝,我也继续给自己灌,最后实在喝不动了,打了个嗝扑向杨锐,双臂环住他的脖子,亲上了他。

原谅我杨锐,我就再放纵自己一回,反正是梦嘛,今朝有酒今朝醉,从今往后你的副队不会再去打扰你。

我本来想着亲杨锐那么一下就够了,可是对方没有反抗,反而把他的濡湿的舌伸到了我的嘴里,好热啊,我更加确定这是梦了。

我就在五十二度二锅头的梦里和杨锐深吻着,和过去的七年告别,和我爱的他告别。

再见,杨锐。

后来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恍惚间好像被人背了起来但又摔在了地上,于是被拖着到了哪里。
啊,眼皮好沉,好想睡觉。

8

睁开眼睛时我躺在床上,可是这个天花板好像不是我家的天花板,头好疼,我坐起来揉揉太阳穴,环顾一下四周,发现这也不是我的房间,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照片,是我和杨锐在临沂号甲板上的合影。我的眼睛还是比他大好多,他穿军装还是那么好看。

哦,这是杨锐家,我在杨锐房间里,躺的是杨锐的床。
等等。

杨???
杨锐??????
杨锐家?????????

“醒了?”杨锐穿着一身蓝底白色条纹睡衣拿着一杯热气腾腾咖啡走进来,啊,他的眼窝真好看啊,他的腰真细啊,好小一只,这真的是曾经为我们担当一切的那个男人吗。

对不起,可我还是好想睡他。

“我,昨晚,我不是,我,对,对不起……”我有点结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胡乱分析,这样的话,昨晚应该是杨锐把我拖到了家,那么请允许我有个大胆的想法――昨天晚上的都不是梦,我强吻了杨锐,他也没有反抗反而还亲了上来???????

可是我发誓不再喜欢他了,那就趁这个时候最后一次表个白吧。

“杨锐,”

“嗯?”他喝了一口咖啡,上唇变成了棕色,是昨天和我亲过的嘴唇。

“你喜欢我吗?”

“徐宏,我不喜欢你。”没关系,我也早就料到了,我下床穿衣服准备走人。

“那你能做我男朋.......唔。”我,蛟龙突击小队副队长的嘴被队长的嘴堵住了。

杨锐亲了我。

奇怪,咖啡明明没加糖,怎么那么甜。

我用双臂环住了他的小细腰,和他的小眼睛对视在了一起。

“那我能睡你吗?”

“不能,徐宏。”

……

“杨锐,我爱你。”

“徐宏,我也是。”

9

徐宏还是没有看到小惠昨晚给他发来的消息:

“我亲爱的哥夫,我最喜欢那款口红又出新色号了,所以,你懂的~”

这就是临沂号蛟龙突击小队副队长未来的妹妹。

10

一周前

无人机驾驶员姑娘:“你说徐副队原来在舰上还挺彬彬有礼的,怎么一退伍成这样了,我听说他天天跟你表白还扬言要睡你呢,一个大男人这样也太不要脸了吧......所以啊徐副队他有那么好吗?”

只见平时不苟言笑面对副队冷若冰霜的蛟龙突击小队队长杨锐的耳根子突然红了起来,接着是整张脸。

“嗯。”

end.

册那 在上海话里是骂人的意思
正副队太虐了,即使正主发糖也虐的一批,掩盖不了队长黄饼淋头上带给我的创伤
我要甜回来

【红海/正副队无差】满月酒 一发完

复切黑:

“你是人间四月天,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
四月,徐宏儿子恰好满月。一家人忙忙碌碌地煮鸡蛋、定酒店、发请帖…为了明天满月酒能顺顺利利的。
等准备工作都结束,杨惠回房间哄儿子睡觉。徐宏一个人坐到了书桌边。
像所有父亲一样,他也想为自己孩子写封信。
提笔的时候,徐宏心里没由来地冒出这么句话来。
“在做什么?”笔刚落完,杨惠推门进来了。
“睡啦?”
杨惠点点头,走到徐宏身边捏上他肩膀,“写什么呢?”
“想给儿子写点东西,让他长大了看。”
“‘你是人间四月天’?这不是写给儿子的吧?”杨惠靠着他的背把第一句读了出来。
“啊?为什么?”徐宏茫然地回头看她。
“这是情书里的话,笨蛋!林徽因写给徐志摩的!”杨惠在他背上轻轻打了一下,“你都不知道,乱动笔写什么?”她整个人靠上徐宏的背搂着他的脖子呵呵笑。
“你是人间四月天。”
徐宏第一次见到这话,是在杨锐办公室里。他在屋里帮他写报告,杨锐从文件边推来一张小纸条,眯着眼小心翼翼的,像上课开小差的同桌。
“你是人间四月天。”徐宏不懂他闹什么毛病,抓着纸条就读了出来。
“哎,”杨锐在一旁制止道,“读出来干嘛呀?!”
徐宏看着他挤眉弄眼的表情好笑,把小纸条叠进自己的口袋里问:“酸不拉唧的,什么意思?”
“夸你呀,你这么好,当我的副队长、帮我做饭、拆炸弹、写报告,有事没事都能随叫随到,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去去去,给你惯的。剩下这篇你自己写!”徐宏把笔一扔,起身要走,被杨锐扯着袖子拉住了脚步。
“我从小惠书桌上看到的,觉得好听所以写给你瞧瞧。”
小惠是杨锐的妹妹,之前休假时徐宏跟他们约着去香山玩了一圈,所以认识了。
她回家那天晚上,拉着杨锐的手说喜欢上了同行的特种兵哥哥,又高又帅还很有绅士风度,希望她哥能帮帮忙。
杨锐从兜里掏出支烟叼嘴里,没点上,也没说答应不答应。小惠可不在乎她哥的态度,卯足了劲一门心思要追徐宏。杨锐被她闹得没办法,把徐宏的联系方式交了出去。
所以现在徐宏跟杨惠多多少少熟识了。
徐宏低头看牵着他衣袖的杨锐问:“你知道小惠喜欢我吧。”
“知道。”杨锐松开手。
“那你把我电话邮箱给她?”
“这不是我妹嘛…我又磨不过她…”
“她都有个当特种兵的哥了,还给她介绍特种兵对象干啥…”
“你是为了这事呀…”杨锐指尖敲上桌子焦虑地击打起来。徐宏知道他烟瘾要犯了,从兜里掏出戒烟糖,听他接着说:“没关系,你大可放手跟她处一起,反正过几年我们都可以退了…而且…”
“而且?”
“你要能当我家人,没什么不好的。”

“我以为这就是句好话。”徐宏驼着杨惠看向那行字,“锐哥告诉我的。他还说你把它摆在桌上。”
“怎么可能!我又不喜欢林徽因,太矫情了,你有在家里书房见过这本?”
徐宏盯着它摇头,突然间失了所有动笔的兴趣。
他有一年多没见过杨锐了,最后一次是在自己的喜宴上。
杨锐穿着笔挺的西装来当他的伴郎。
徐宏从没看过他穿军衣以外的正装,这次西装革履地走出来,突然就换了风格,浑身洋溢着一股别样的帅气。
杨锐跟石头的眼睛,是队里公认的最小。但杨锐是倒三角形的,眼尾下垂,瞪眼的时候还有些圆。他穿迷彩服的时候,笔直地搁那一站,凌厉的气势便会从眼底透出扑面而来。有时候队员觉着他严肃,可徐宏知道杨锐有多细腻、温柔。
他那双眼睛盯着你,深情就不经意地泄露了。
杨锐走出来后,首先盯上了徐宏的领结,立马踏步过去帮徐宏拽好。
期间两人贴着脸,都没说话。
他们已经过了好些天相顾无言的日子了,从徐宏把自己的退伍申请书交上去开始。
伊维亚之后,杨锐总是时不时在徐宏面前提起小惠。一会说她珍贵,一会夸她乖巧。徐宏开始不搭理他,慢慢地会接接茬。他曾经对小惠止于妹妹,经不住被杨锐三天两头地夸出了顺眼的感觉来。
当然,徐宏一直不明白杨锐为什么非要撮合他和杨惠,直到他交出自己的军装那天也没问出口这个问题。
反正这世上,谁都得必须找个伴白头偕老,另一位是谁有什么关系吗?
到现在,徐宏反而想不起曾经他们也有无话不说过。
等杨锐收拾好领结放手,才轻声说:“都是要结婚的人了…”
要结婚怎么了?明明之前他下厨、写报告、拆炸弹都得徐宏亲自出马,如今却为了条领结操心徐宏以后过不好日子?徐宏不说话,没驳他,看着杨锐双手搭着他的肩深深吸气。
“我是你的家人了,”就跟你希望的一样。徐宏开口,只说了前半句。
“对,对…恭喜。”杨锐点头同意。
“走,结婚去。”
他揽过徐宏的脖子,像之前每一次一样,两人都还在舰上,只是下了操练场去食堂吃顿晚饭。
可惜平时他说的都是“咱们吃饭去。”,这一顿却不能说“咱们”了。
那天徐宏被战友、同学灌得断了片,醒来时杨锐已经收拾好行李回了舰上。
之后他们便再没见过,仿佛枪林弹雨、飞车走难全成了上辈子的事,被杨锐的一袋行李提回了南海。留给徐宏的,是朝九晚五、柴米油盐的平庸年月。
“哥今天不回来?”
满月酒摆了四桌,徐宏左边坐着抱儿子的小惠,右边的位子空着。
“之前他说自己请假了,会赶回来看侄子。可能临时接了任务。”
杨惠点头,帮儿子解了襁褓透透气。徐宏在一旁给她剥鸡蛋、夹菜。
酒过三巡也没有来人的消息,杨妈妈只好单独留了钵菜放旁边等着她的儿子。
小孩又睡了,被杨惠抱进婴儿车里。而徐宏吃两口便往窗外瞅,饭菜咽进嘴都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满桌酒菜被吃得只剩下汤汤水水时,才有辆军车开到楼下。徐宏想也没想,就起身奔了下去。
等车子熄火开门,下来的却是顾顺。他脸上缠了绷带,右手打着石膏。
徐宏这些年见他的日子更是寥寥。伊维亚之后顾顺就去了委内瑞拉特种兵学校训练,回来时徐宏已经退伍了。
顾顺下车一看见徐宏,就朝他敬礼。


徐宏拉住他,“我已经不是你副队了,不用敬…我应该敬你们。”
顾顺摇头说:“要的,你是队长的家人。”
徐宏听到这句愣了神。
杨惠从后边跟着跑了出来,看到顾顺也停下了脚步。
“怎么回事?”她开口问。
顾顺转身朝她敬礼说:“嫂子好,恭喜你跟徐宏哥。”
“…你好,”杨惠似乎猜出了什么,她捏住手指,嗓子都发起抖来。
“我能跟徐宏哥先说两句吗?”顾顺低头,避开她的视线。
杨惠皱眉看着他,顿了一会道:“那…我先上去看看妈妈。”
等杨惠离开,顾顺才开口:“队长今早凌晨的时候走了。”
徐宏没反应过来。
他张开嘴,发现自己的嗓子像哑了,还想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喉咙里却硬是没发出声来。
“新来的爆破手帮人质拆弹,队长跑过去守着当掩护。人质太害怕一直哆嗦,撞到了爆破手的手臂…”顾顺接着说。
徐宏转过脸,他比谁都知道会发生什么。
夜里的风砸在他眼睛边,跟杨锐的眼神似的,本是锐利同刀锋般,偏偏夹着几分柔软。他蹲下身子,只觉得这风吹得连氧气都进不到肺里。
“之后会有别人来通知消息。我来,是因为在战场上捡到了这个,队长随身携带的…我猜他不想被当成遗物留给别人…”
顾顺递出一张照片,血红血红的,边角全被烧残了。
徐宏一眼便认出了那是他们刚入队的合照。两人笔挺地站在舰上,抬手敬着军礼,周围原是波涛汹涌的南海,彼此对着镜头都笑弯了眉眼。
杨锐的一行字迹落在徐宏身边:
你是人间四月天。
END




*有人指出了《你是人间四月天》这首诗不是写给徐志摩的。我目前查到的说法普遍认为它是林徽因写给梁从诫的。


为了不误导大家在这里说明一下,我这么写只是想表达小惠对这首诗也并不了解,在她跟杨锐眼里这是首情诗。

我站的cp全宇宙第一甜:)

孤傲无碘盐:

微博上面疯狂找图!!!!
宏锐宏is real!!!!
正副队is rea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们那么好啊啊啊啊啊啊啊!!!!!

踏书人:

2016年9月份,aolong圈太太坂田小春卷写了一篇叫做《我们队里出了一个Omega》的文,由于太太已经销号,无从截出原文,但仍保存了一些痕迹,(见图4)。




2018年2月份,红海行动衍生cp的同人文里,有一位 @vibber 的写手,写了一篇《寻O记》。(由于原文已经被删除,所以见图2,3)




有姑娘看后觉得与《我们队里出了一个Omega》很是相似,但由于原文已被删除,无法比较,并且我们在查看vibber首页时,发现她转发的一篇lof中,出现了两个乒乓球圈的写手,(见图5)因此我们托人找了原文文档进行对比,最后我做出了调色盘。(见图1)【在此感谢 @马撸撸 提供的原文文档】




春卷太太是一个平和的人,所以她先私信了写手,进行了交涉。(见图6,7)在许多不知所谓的言语之后,我们得到的结果是:




删文并道歉。




至此,如果vibber有诚意的道歉了,我们不会再追究。




然而直到今天中午,我们仍然没有等到任何道歉。




并且,我们发现她的另一篇文也涉及了抄袭。(见图8)




至此,我们决定不再忍耐。








我们圈,因为一些不可抗力封了tag,春卷太太因为一些原因销号,但这些不是你可以肆无忌惮抄袭文的理由。




先人道:“过而不改,是谓过矣”。




希望 @vibber 有一份诚恳的道歉




我们的文不好被查找到不代表它不存在,我们的太太销号不代表她没有人记得,我们的圈子封掉不代表它散掉。




爱意是不会被消磨的,痕迹也是一定存在的。




望你谨记。








我们等着你的道歉。









“我没说过身边那个不是自己最喜欢的那个”
“我是说,自己最喜欢的那个,已经不在我身边了”
 
恋爱超过一次的人,分了手的人,属于过去的人;毕竟都是我们爱过的
――《前度》

-

前桌特别喜欢唱歌,我也喜欢听他唱歌。
每天午休的时候他都会转过身,阳光从遮掩着窗帘的玻璃窗折射到我的课桌上,我央求他唱歌,唱许嵩的歌,他就在喧闹的教室里唱不怎么应景的《清明雨上》。
学生时代的小悸动真美好啊,偷偷瞟他的很长很长睫毛,眼神还来不及躲闪,就和他的眼睛对上了。所有关于你的小秘密,你的每个小的动作都牵动着我的情绪。这个世界上发生过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寒冬的雨,酷暑的雪,喜欢你本来就是一件始料未及而值得骄傲的事情呀。
这个暑假,一纸新政策把我们分在了不同的班级,你还会把我最爱的歌儿来轻轻唱吗。